我飯媽木我驕傲的小柯

「日月改文」让总裁哭泣的不可告人之法 p89 (完结)

吴名:

☆、第89章 让总裁哭泣的方法


 文星伊在接到羊沁渔晚餐邀请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虽然现在她的影后头衔并没有为她带来经济价值,不过娱乐圈里的价值从来就不止经济价值一种。


 “文小姐要出去?”展颜走进文星伊办公室的时候文星伊正要出门,展颜觉得有点奇怪,现在距离晚上要给文星伊举办的庆功宴不到三个小时了。


 文星伊微微一笑,伸手抚了抚展颜一直坠在肩头的耳环,笑道:“我会在宴会开始前赶回来。”末了又对展颜神秘道:“不要告诉金总。”


 展颜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目送文星伊离开。就算她不说,金容仙也会主动询问的吧,只要金容仙发现的话。


 不过……


 展颜抬手看了看表,金容仙从中午开始就一直在接见各种各样的投资商和制片人,连喝水都没时间。


 展颜吁了一口气,轻轻关上文星伊办公室的门。


 文星伊第二次见到穆冬澜就觉得她和羊沁渔关系匪浅,几句交谈之后,羊沁渔果然暴露了她和穆冬澜的恋人关系。


 穆冬澜觉得无所谓,但羊沁渔却显得并不情愿。


 “合作就是要亲密无间,别这么拘谨,”文星伊笑道,向羊沁渔和穆冬澜敬酒,“何况你们这样般配。”


 穆冬澜会意一笑:“我一直也是这样跟她讲,无奈她总是不开窍。”


 羊沁渔说道:“我们还是言归正传,总讨论我的私事对合作有什么益处?”


 “要说有也有,”文星伊笑笑,“我有一个想法,并不成熟,不过我觉得由你来酝酿的话应该会很好。”


 羊沁渔说:“什么想法?”


 文星伊看了看羊沁渔:“你同意我入股你们团队了么?”


 羊沁渔一愣:“你真的要?”


 文星伊点头:“至少一半以上股权。”


 羊沁渔皱了皱眉:“那岂不是拱手让给你?”


 文星伊笑起来:“为了保证我们之间的分歧不会影响合作成果,我不得不这么做。”


 羊沁渔看到文星伊这么说,一时觉得心有不甘,虽然文星伊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影后,但如果要以整个制作团队为代价换取和她的合作,这未免风险太大了。


 文星伊看了看羊沁渔,说道:“听说你一直想拍浮华森林,连版权都拿到了,只是没有投资?”


 羊沁渔一愣:“你知道?”


 文星伊说:“我不仅知道你已经拿到版权,还知道你想找像我这样的女演员担纲。”


 “你……”羊沁渔看着文星伊,文星伊脸上尽是她捉摸不透的神色,想了想,又摇头,“你的片酬起码是八位数……”


 文星伊抬起高脚杯,轻巧一笑:“如果我一分钱都不要呢?”


 文星伊回到英澜的时候,金容仙的车已经在停车场的岔路上等着她了,文星伊把车钥匙交给展颜,自己坐上金容仙的车,系好安全带之后对金容仙笑道:“本来想和你缠绵一下再走,不过好像时间来不及了。”


 金容仙一边启动,一边微笑:“庆功选在游艇上,虽然远离陆地了一点儿,不过已经有很多粉丝等着了。”顿了顿金容仙又道:“记者也不少。”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被微风吹起来的额前碎发,不禁出了神,说道:“你真美。”


 金容仙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文星伊是在夸她,定了定神道:“怎么嘴这么甜。”


 文星伊松了松身子,其实这安全带就算系到了最紧对于她来说也还有可以活动的空间,文星伊侧到金容仙的身边,轻巧揽过金容仙的脖颈,在金容仙细嫩的肌肤上落下了一吻。


 “做什么,”金容仙虽然言辞一本正经,但脸色却不自觉地红了起来,连身体都晃动起了一两下,“我在开车。”


 文星伊伸手抚摸金容仙的脸,微微笑道:“你今天这么美,又是我的伴侣,真舍不得让你暴露在镜头前面。”


 金容仙瞧了文星伊一眼:“你还想把我藏起来么?”


 文星伊笑道:“如果可以,我一定要藏,只有我能看得到,其他人都看不到。”


 金容仙扬着嘴角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护食。”


 很快行驶到码头,办宴会的游艇就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泊着,一船的灯火通明,音乐缭绕,而且果如金容仙所说,码头前的通道已经全都是记者了。


 文星伊在走下车门时一圈记者已经冲了过来,围着文星伊和金容仙问长问短。


 “文小姐,你对今次取得影后头衔是否要感恩金容仙小姐?”


 “金小姐是你的恋人,她对你有特殊照顾吗?”


 “金小姐会进娱乐圈吗?”


 五花八门的问题倾泻而至,文星伊和金容仙在保全的护送下终于顺利走过通道,进入了宴会现场。


 文星伊吁了一口气:“这些记者真是八卦。”


 金容仙看了看文星伊:“希望你不会介意他们的问题。”


 文星伊问:“我介意什么?”


 金容仙想了想说:“也许是我多心了。”被关注的焦点人物显而易见应该是文星伊,但是文星伊


 在她身边的话,媒体关注的焦点或多或少地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影后总是一阵风,今年是你,明年又花落另一家。


 但是出柜、有影后做恋人、出身一流豪门的大小姐,对媒体来说,却是食之不尽的佳肴。


 金容仙并不在乎这些虚晃的光环,但是一直努力又尽心的文星伊来说,却显得并不公平。


 文星伊拿过两杯香槟,递给金容仙一杯,浅浅饮了一口,正要说话,却被前来的几人打断。


 “文星伊小姐,恭喜。”


 “你演的女主角,太美了,不过你真人比电视上还要美噢。”


 文星伊不得不停下,礼貌回应众人的问候。


 正在这时,羊沁渔远远走了过来,看见金容仙就打了招呼,金容仙也没见到其他熟人,不好走开,只得和羊沁渔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文星伊在这边人群中说着话,眼神却一直漂在金容仙身上。


 金容仙的背影几乎遮住了羊沁渔,她看不见羊沁渔的表情,自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文星伊心里一紧,对人群礼貌地告了别,径直走到金容仙身边,定了定神微笑道:“你们在说什么?”


 金容仙淡淡一笑:“羊小姐在讲她的新恋人。”


 羊沁渔若无其事地向文星伊举杯:“你好啊,影后小姐。”


 文星伊拉着金容仙走到一角,镇静了一下,说道:“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金容仙问:“跟羊小姐有关么?”


 文星伊沉默片刻,点头道:“我预约了下部片的片酬,要入股羊沁渔小姐的制作团队。”


 “然后呢?”金容仙并不惊讶,只沉沉地看着文星伊。


 文星伊说道:“我绝对不是针对英澜,更不可能针对你……”


 “我知道,”金容仙冷静地说,“我想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


 文星伊吁了一口气,说道:“我想成为更配得上你光芒的人,而不是一个附属品。”


 金容仙看了看文星伊,意味深长道:“附属品?”文星伊在说这个词的时候意味深长,金容仙的思绪一下子被文星伊拉了过去,文星伊此刻的样子好像一只从丛林中走出的小兽,正低头四顾对她而言全新的世界。


 “不,并不是贬义,我只是……”文星伊一时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我让你感觉到压力了吗?”金容仙忽然有些忧心,她对文星伊跟羊沁渔合作的事并不介怀,只是文星伊的微妙心理让她察觉到一丝以前没有察觉到的东西。


 文星伊想了想,说道:“其实在不久之前,你爷爷找过我,说要给一笔钱。”


 金容仙惊诧道:“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过。”


 “因为我知道你对这样的事是断然不高兴的,我不想让你不开心,所以我只是拒绝,”文星伊解释道,“不过在那之后,我去你家,和你的家人一起交谈,我感觉到他们所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金容仙微微一愣:“那都是无稽之谈,你不要放在心上。”


 文星伊摇摇头:“我并不在意她们对我的看法,我只在乎她们会因为我而改变对你的看法。你从小就是太阳一样光芒万丈的存在,我不想因为我让你有一丝蒙尘。”


 金容仙愣住,此刻文星伊的表情非常认真,语气非常严肃。


 “你没有必要……”金容仙忍不住伸手抚摸文星伊的脸颊。


 文星伊顺势覆盖住金容仙的手背道:“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所以我才要更努力,我要成为你身边同样炫丽的存在。”


 “星伊……”金容仙忽然觉得说着这样话的文星伊非常美,就连纯净和白皙的脸颊看起来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金容仙径直揽过文星伊的腰贴紧自己,在文星伊的脸颊上落下细细密密的吻。文星伊伸手搂着金容仙,被金容仙细密又炽烈的吻渐渐点着。


 金容仙的亲吻如蜻蜓点水般轻柔飘渺,然而文星伊身上被接触到的肌肤却如着火一般升温了,她们所在的拐角在光线暗处,如果不是掀开帐幔,是看不到有人在这里的。


 不过仍能听到外面响亮的音乐和嘈杂人声,甚至有女士从不远处经过的高跟鞋触地的声音也都能听得见。


 文星伊却止不住地掀起了金容仙的裙子,伸手摸到的是齐整的吊袜带。


 “你穿的是长裙,不穿袜子也没事吧?”文星伊抬眼看着金容仙,笑了一下。


 金容仙还没反应过来,文星伊就利落地扯掉了她腿上的带子,顺势游到了正确的地方。


 “星伊,不……啊……”金容仙的话还没说话,就被控制不住的惊呼冲抵了所有的言语,文星伊用自己的方式,开始对她发号施令。


 “我一定不会放开你,”文星伊的下巴抵着金容仙扬起的脖颈,“我会永远骄傲地在你身边,成为你最重要的人。”


 “为,为什么?”金容仙意识出离,仰头看着头顶上半是晦暗的灯光,只觉得心绪跳动。


 文星伊轻轻擒着金容仙的耳垂,沉声道:“因为,我爱你。”


 随着言语出口,文星伊手上动作也忽然加了力道,不知是来自身体还是心理的刺激,金容仙觉得


 眼眶一烧,湿漉漉的眼泪顷时滚了下来。


 烫到文星伊的肩膀,她似乎听见泪水溅起来的声音。


 能让人哭泣的,只有在心里膨胀到再也塞不下的满满爱意吧。


 文星伊的心意,她真切的感受到了。


 或许,文星伊会愿意让她这样感受一辈子,那么她也必须,像这样哭一辈子。


--------------------
这篇文到这就没啦
还有点小不舍……

改文 「娛樂圈調和劑」 第三十三章(完)

kl:

  電影節當天,金容仙文星伊一身情侶長裙現身在現場,一時間吸引了無數眼球。
  
  金容仙臉上笑的多燦爛,內心就有多心酸,多想落淚。她都不敢想,要是哪天文星伊和她分手了她會怎樣。
  
  她們座位相鄰,走進場內雙雙落座。片刻後,場內燈光都暗了下來,主持人一前一後的走上舞台。文星伊驚了一下,她沒想到,楚瑤居然是今晚的女主持。想到此處,她不禁握緊了身旁金容仙的手,她心裡期盼道,她希望能夠從楚瑤手上接下那座獎盃。
  
  屏幕上一次簡短的播放了被提名的各大影片,獲獎名單已經攥在主持人的手裡,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了。這座獎項不管花落誰家,那個獲獎影片都將會被刊登在各大報紙,網絡頭條上。每個人都希望主持人口中念出的是自家影片的名字,每個人都滿懷期待的等着。少頃,主持人說出了那個名字。金瑞民獲獎了,拍攝過程一波三折,如今他終於得償所願。他上台致謝發言之後,便回了自己的座位。
  
  電影節還在繼續,最佳電影的獎項搬完,接下來就該是其他個人獎項的頒佈了。
  
  “接下來這位獲獎者的名字,我希望由我來念,可以嗎?”楚瑤對著身邊的男主持問道。
  
  男主持很有風度的做了個請的手勢,“當然。”
  
  “謝謝。”楚瑤頓道,“此時此刻,我只想對她說一句話,你是媽咪的驕傲。”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要知道影后楚瑤的女兒可是被滿的嚴嚴實實的,多少人想挖都挖不出來,如今楚瑤倒是自己公開了。
  
  “最佳女配角,文星伊,請上台領獎。”
  
  再楚瑤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文星伊就猜到她得獎了,只是她沒想到,楚瑤竟然會在這種時刻公開她們的母女身份。文星伊走上舞台,在和楚瑤擁抱後結果了獎盃,她對著台下所有人說著早就在腦海中打好的草稿。獲獎感言發表完畢,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她會下台的時候,文星伊又開口了。
  
  “嗯,其實呢,我是沒想到我媽咪會突然公開我們的關係。我還以為,我要和她做地下母女一輩子呢。”文星伊打趣道。
  
  “所以呢,我想,既然幾天有這麼多意想不到的事,你們不介意在多一件吧?”
  
  “不介意!”
  
  “哈哈,謝了。”文星伊道。
  
  她轉頭看向台下,儘管金容仙此時坐在人群當中,她還是能夠一眼就找到她。攝影機順着文星伊的視線挪動,不一會兒金容仙的臉就出現在了大屏幕上。金容仙不知道文星伊想要幹什麼,有一個答案在她心中呼之欲出,期待、緊張一瞬間填滿了她的心房。金容仙聽著文星伊說出口的話,一瞬間眼淚打濕了整張臉龐,多日來的惶惶不安此刻都被喜悅替代。
  
  “金容仙,我這有一個戒指,我看了好久才買的,你願意讓我幫你帶上嗎?”文星伊問道。
  
  文星伊這句話無疑是引爆了全場的熱點。
  
  “來來來,到台上來,剛好可以把最佳女主演的獎先頒了。”楚瑤開口道。
  
  金容仙掛着眼淚,走到了舞台上,她淚眼朦朧地看人都是模糊的,但是她卻可以看清文星伊的長相。文星伊見她哭的跟淚人似得,笑了,卻也忍不住紅了眼。她走上前把金容仙抱在懷裡,揉了揉金容仙的腦袋,安慰道,“別哭了。”
  
  “嗯。”金容仙應道,“你的戒指呢。”
  
  “掛在我脖子上呢,要我幫你帶上嗎。”
  
  “嗯。”金容仙點點頭,伸出自己的右手。
  
  “戴上了就不能反悔了。”文星伊說道。
  
  “我才不會~”
  
  這場電影節是全程直播的,裡面發生了什麼網友們看的一清二楚。什麼愛豆獲獎,造型出眾的話題都比不上日月CP要結婚的話題。
  
  “我看著屏幕,不禁露出了欣慰地笑容,我的兩個孩子,終於要結婚了。”
  
  “我打算之後蹲點民政局了,我要看著她們兩個去領證。”
  
  “民政局蹲點組團加群XXXXXXX”
  
  翌日,清晨,民政局上班的大叔打開門就看到一團人聲勢浩大地往民政局走來,大叔看著那烏壓壓的人群,碰了下旁邊的大嬸,“曖,今天結婚的人真多啊。”
  
  那大嬸朝門外一看,“喲,還真是,我得先進去給小張她們說聲。”
  
  片刻,消息傳遍了整個民政局,他們左等右等一個上午卻只辦下來九對夫妻。他們不禁懷疑大叔大嬸是不是眼花了,可是自己出來一看,民政局外實實在在的有那麼一片人,任人群中隱約還能看到幾家媒體。
  
  這種情況一連出現了兩天,終於被頂上了話題榜。
  
  #文星伊金容仙請你們快來結婚#
  
  #等不到日月我不走,民政局前不見不散#
  
  一週後。
  
  “人好多啊。”一個帶著口罩,穿著羽絨衣帶著針織帽的女人說道。
  
  “是啊,他們都不嫌冷嗎?”她身邊少矮一些的女人道,“要不我們改天吧。”
  
  “不行,來都來了,這樣,我先和悅白進去,你再和學姐一起進去。”
  
  “好。”
  
  文星伊向身後的徐悅白招了招手,她和徐悅白就吵吵鬧鬧的進去了。蹲點的各位都以為這對是來離婚的,就沒去管。不一會兒,時映雪就牽着金容仙走了進去,兩人圍着一條圍巾,眾人看著時映雪她們還以為是個甜蜜小情侶,他們內心不斷的在幻想著金容仙她們來時的樣子,卻只知道,她們已經溜進了民政局。
  
  她們四人辦完事,從民政局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從民政局的後門走了。
  
  “挖槽!”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驚呼。
  
  “什麼時候進去的!”那人急急忙忙地跑到民政局門口向裡面張望。
  
  眾人見狀紛紛拿出手機打開瞭望台,然後一聲又一聲的驚呼聲響遍了民政局面前的街道。
  
  文星伊V:辛苦你們大冷天的在哪裡等着啦,證已領,快點回家吧別凍着。#附圖#
  
  文星伊和金容仙的婚禮定在春天,在這個春暖花開的季節,文星伊和金容仙完成了她們人生中最神聖的時刻,徐悅白的婚禮緊隨其後。她們倆都沒有邀請太多的人,只請了親朋好友,低調的辦完了自己的婚禮。
  
  時光流逝,我待你如初,從青絲到白首,你永遠是我的初戀。
  
  *****以下是不算番外的番外*****
  
  一年後,兩家的娃娃雙雙落地,文星伊和徐悅白在家裡的地位一落千丈。同年,許悠陶思思也結婚了。
  
  三年後,帝都,2月4日,某某V信群
  
  徐悅白:情人節你們打算送什麼呀。
  
  文星伊:沒想好,能送的我都送過了,不能送的我老婆也不缺。
  
  許悠:絶版專輯,你們自求多福。
  
  文星伊:搞音樂的就是好。
  
  徐悅白:我知道送什麼了!謝謝大佬指點迷津,星伊保重!
  
  “......”文星伊看著手機屏幕久久無言,之後她抬手在屏幕上打了幾個字。
  
  文星伊:絶交一星期。
  
  ‘文星伊已退出本群’
  
  2月14日,情人節當天。
  
  “今天把寶寶放到我媽那兒吧。”文星伊道。
  
  “好啊。”
  
  文星伊開車把孩子送回文家後,她便開車把金容仙帶到了小吃街。
  
  “來小吃街幹嘛?”
  
  “當然是吃東西,情人節總是會有很多活動。”
  
  ‘恭喜!你們是本店第999位情侶,這裡有個情侶抱枕送給你們,你們的一切消費本店將為你們免單。’
  
  ‘恭喜!這位小姐抽中了今晚的特等獎,這是禮物請您拿好。’
  
  ‘恭喜!...’
  
  ‘恭喜!...’
  
  ......
  
  “看來今晚你運氣不錯啊。”文星伊笑道。
  
  “是啊。”金容仙上前環上文星伊的脖子,“花了多少錢?”
  
  “嗯...也不是很多,反正我家有錢,我也會賺錢。”文星伊道。
  
  “傻子,其實你送不送我禮物我都無所謂。”
  
  “那可不行,必須送,要是不送我的良心會受到譴責的。”
  
  呵,之前有一次她工作太忙忘了送,整個二月金容仙都對她愛答不理的,還和她說‘床太小了,我和寶寶兩個人睡就已經很擠,你去睡客房吧,我已經收拾好了’讓她去睡客房!客房!整個二月她連開着暖氣都覺得冷。
  
  “我們回去吧。”文星伊笑道。
  
  “好。”
  
  ‘芸姐,謝了。’
  
  ‘不客氣,我還指望你給我賺錢呢,你可不能出事。’
  
  “星,你幹嘛呢?”金容仙走在前頭見文星伊沒有跟上來不禁回頭看她。
  
  “好,就來!”


__________
完結撒花‧★,:*:‧\( ̄▽ ̄)/‧:*‧°★*下一篇改文還未想好,那就休息休息一下吧
  

改文「來人收了這個妖精吧」第六十八章(完)

kl:

  自從文星伊失去股份,失去工作之後,說實在的,文星伊變得很是悠閑,這對於一個工作狂來說,可是不習慣,每天都是泡在家裏,等消極情緒過了之後,才開始查看股市,分析千揚當前情況


  不過這種感覺很是乏味,胡紹高雖然過來了,但是似乎很忙,天天出門,有應不完的酬,據說都是不少爺爺以前的屬下來的拜訪,文星伊在某一天鑽完了電腦出來,終於不幹了,出門去,這日子太悶了
  沒有開車,一個人走上了街,天冷,這幾天斷斷續續的下起了雪,這個時間段上的街頭可以說是荒蕪人煙,文星伊人生第一次,坐上了公車,沒有目的,就只是最後一個站的時候,下車,然後再轉其他路線
  這樣下來,來來去去的,文星伊幾乎就花費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又是一輛公車,把文星伊載到了一個廣場上
  這個時候的廣場為了迎接新年早已經掛起了紅燈籠一類的喜慶東西,廣場上算不上冷冷清清,因為有老人帶著孩子出來散步
  那些孩子大的,也不過4,5歲,小的,才是蹣跚學步,有不怕生的,見到文星伊看著自己,便看了很久,然後就跑過去,脆生生的叫了聲:“姐姐”
  是了,文星伊自從和金容仙在一起之後,就很少拘謹於正裝了,而且穿衣風格也改變了,不再像以前那樣硬邦邦的,開始會穿適合自己的女裝,照她的意思,就是女王已經養成了
  想起了愛人,再加上這孩子很是可愛,文星伊便蹲了下來,道:“小弟弟,你幾歲了?”
  小男孩顯得很是大方,像在幼兒園教室上回答老師的問題般大聲的喊了出來:“我5歲了!”
  文星伊忍俊不禁,伸手揉揉他那短短的頭發:“乖孩子,你家人呢?”
  小男孩回頭一指,可是小小的手指指了半圈還是沒有看到自己的奶奶,急了,臉上有些焦急的模樣,文星伊也幫忙看,卻看見自己背後一個慈祥的老奶奶正對自己笑笑,看著那個男孩的表情格外的欣慰
  文星伊就知道這個就是他的親人了,文星伊有些使壞的問:“哎呀,小弟弟,你奶奶呢?”
  小孩子根本就不知道文星伊為什麼會知道家人是奶奶,只是沉浸在找不到奶奶的焦急之中,終於是忍不住叫了出來:“奶奶!奶奶!你在哪裏?”
  叫著叫著,又覺得很是委屈,終於是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叫道:“我要奶奶,我要奶奶!”
  文星伊忍俊不禁,又是好笑又是覺得有些手忙腳亂,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哄這孩子,這時候孩子的奶奶笑不攏嘴的過來了,拉著自己孫子就擦眼淚:“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說哭就哭呢?”
  文星伊笑道:“這孩子很是可愛啊”
  “是啊,經常逗得我這個老婆子笑得快掉下巴了”奶奶笑道,見文星伊只身一個人,又問:“孩子不用上班?”
  “額,暫時失業了,我就出來走走” 文星伊隨意的聳肩
  “這年頭,誰沒有失業過啊,沒什麼大不了的”
  “是啊,的確如此,我打算等過了年,再好好的找工作呢,現在就想好好陪愛人,不過愛人工作比較忙,所以我就一個人了” 文星伊心情似乎很好,而且並不介意對一個外人說出這樣的話來
  “呵呵,年輕人感情好不錯啊”奶奶似乎是個很健談的人,或許是上了年紀,所以變得有些羅嗦,就說了她過往的那些事,那個時候的下鄉,改造等等
  文星伊居然耐心的聽了起來,這是她第一次理解那些曾經在艱苦裏掙紮的普通人,直到金容仙打來電話的時候,兩人才告了別
  “你猜,我看見你在幹嗎了?”
  對於金容仙這話文星伊頗為不解,難道她看到自己了?環視一周,居然真的發現金容仙的身影了,文星伊很是詫異,在不遠處的金容仙卻笑道:“我看見你在勾搭小孩還有勾搭老人了”
  文星伊笑了出來,掛了電話,文星伊走了過去:“你怎麼會在這?”
  “過來這邊找人,剛談完出來,現在EP的事情也大概忙完了,速度不錯吧?”
  “的確不錯”文星伊點頭,又道:“吃東西了麼?”
  “吃了,不過我看你還沒吃吧?我們回去吧”
  “好”
  是夜,文星伊洗澡出來,裹著浴袍,金容仙在床上半躺著看書,見狀便伸手要抱,撒嬌的樣子可愛得讓文星伊忍不住微笑
  走過去抱住了她,金容仙用鼻尖蹭著她的鼻尖,問:“今天看你和那個奶奶聊天聊得很開心呢,聊的什麼?”
  “就閑聊啊,聽奶奶說她年輕時的事情”
  “恩…你變了你有沒有發現?” 金容仙一邊說,一邊掀了被子讓她蓋上,文星伊就在棉被裏面環住了金容仙的腰
  “怎麼這樣說?”
  “你變得更加的接近生活了” 金容仙說了句貌似很有哲理性的話來,不過她自己也忍俊不禁,這種說法太過於文藝了
  文星伊也笑了,不過心裏也還是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文星伊想了一下,道:“我想我也的確改變了,以前繁忙的工作讓我忽略了很多東西,比如說我不知道傾聽別人的故事的時候心靈會覺得舒坦,而且我也不知道,原來坐公車看沿路的風景也是一件趣事”
  “要是上下班時期坐公車,你就不會覺得是享受的事情了” 金容仙打擊了她一句,文星伊也不惱,笑道:“至少我今天不是在上班高峰期啊,不過仙仙,你也有了改變不是嗎?”
  金容仙在被窩裏伸了個懶腰:“我不否認啊”
  比起文星伊,金容仙更偏向於沒有以前那麼高傲了,願意和身邊的朋友交心了,不再是生人莫近的模樣了,和工作人員相處得也更是愉快了
  她們,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終於不再是以前那樣驕傲得不可一世的模樣,她們懂得了,怎樣在驕傲的時候,把自己最溫和化,總而言之,比以前來得更成熟了
  文星伊翻了個身,壓住了金容仙,問:“喜歡現在這樣的自己麼?”
  “你的問題好幼稚” 金容仙不屑的撇嘴,推開文星伊,道:“其實我覺得奇怪,紹高從法國過來,到了現在,依舊是天天忙,我還真比較好奇他到底在忙什麼”
  “或許是爺爺吩咐的呢,現在公司有張震在,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問題,而新年快近了,很多東西都得明年再來”
  “心很不甘吧?” 金容仙笑問
  “再不甘也得給我些時間啊,我現在可做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把張震逼下台” 文星伊揉揉自己的頭發,懶洋洋的躺著:“或許是因為我人生太過完美了,所以才會弄點這些事出來”
  金容仙無奈的鱉了她一眼:“最近你沒穿越回去看四娘吧?怎麼言情了這麼多?睡吧你,明天我還要上班呢”
  “好吧”
  第二天,文星伊剛把金容仙送到工作室的時候,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胡紹高突然打電話給金容仙:“仙仙,你有和星伊在一起嗎?在的話一起來千揚總部一趟”
  “怎麼的?”金容仙疑惑的問
  胡紹高在那邊的笑聲很爽朗:“你來到就知道了,爺爺送星伊的禮物終於弄好了,哈哈”
  掛了電話,金容仙奇怪的看著文星伊,文星伊更是奇怪了,問:“怎麼了?”
  “紹高說爺爺送給你的禮物,準備好了,要我們去千揚總部一趟”
  “禮物就禮物唄,為什麼還要跑那去?” 文星伊疑惑不解,但還是乖乖的和金容仙一起前往千揚,還不忘玩笑道:“該不會讓我去接受全體員工怪異的目光,然後鍛煉自己的承受能力吧?”
  金容仙眼一翻:“你想多了,爺爺才不會這麼無聊”
  到了公司之後,兩人便一同下了車,剛走進公司,就發現工作人員用著不一樣的目光看著自己,比起之前的那種憐憫,這次的目光更為複雜,甚至是感歎
  文星伊臉上雖然不動聲色,但是實際上心裏奇怪得要命,胡紹高讓自己往這邊來,卻又沒說他在哪裏
  這時候一些公司員工反應過來了,趕緊的叫了出來:“文董早,臨董早”
  文星伊愣了愣,金容仙同樣也愣了愣,怎麼回事啊,想要開口問,但是也清楚問了也是白問,這事要找胡紹高問才是
  文星伊便面無表情的走進了電梯,金容仙尾隨著,然後又忍不住笑了,漫不經心的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惑:“爺爺說的禮物不會就是千揚的股份吧?”
  文星伊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但絕對不好受,金容仙說的這個,是很有可能的,否則胡紹高也不會叫自己往這來
  兩人進了文星伊原先的辦公室,果然看見張震一臉鐵青的和胡紹高面對面的站著,胡紹高倒還是很開心的模樣,見到文星伊的時候便道了聲:“歡迎文董回歸千揚“
  文星伊心裏微微一沉,也不落他面子,只是點頭
  “是我小看你了,沒想到你的野心這麼大”張震轉過頭來盯著文星伊一字一句的道
  文星伊微微冷笑:“彼此彼此”
  “哼,別以為你這樣就可以把我壓死,我會再次把你踩到腳下的”
  張震氣衝衝的出去了,文星伊皺起了眉頭:“這是怎麼回事?”
  胡紹高微笑道:“在你願意把一半股份轉給仙仙的時候,爺爺就已經做出了決定,他會利用他的人脈收攏千揚散開的那些股份,爺爺的意思是這相當是仙仙的嫁妝,不過沒想到因為張震的緣故,這嫁妝反而是成了這樣”
  胡紹高頓了一下,雖然知道文星伊心情不好受,但還是說了出來:“爺爺給仙仙的嫁妝是千揚27%的股份
  這裏的27%,再加上仙仙手裏的22.5%,文星伊一下子又成為了千揚最大的股東了,怪不得張震會氣成那樣
  胡紹高見文星伊不言語,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出去了
  金容仙知道這個女人心裏並不好受,便輕輕的捏了一下她面無表情的臉:“心裏覺得不好受吧,像是被踐踏了尊嚴一樣,本來應該是自己親手奪回來的卻是這樣被送來,無法接受是嗎?”
  文星伊聽罷深呼吸了一口氣,笑了出來:“其實在失去股份的時候我就在想,到底什麼才是我該堅持我該堅守的,我並沒有想過爺爺會這樣做,可是我剛才又想了想,如果我的股份還在,那麼爺爺送給我的股份我就很容易就可以接受吧,而現在…”
  金容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這是她爺爺做出的事情,而文星伊說得對,如果是自己,也是無法接受的吧
  文星伊走過去,在曾經是自己專屬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雙手合十,低聲問:“仙仙,你說我該接受嗎?”
  “你自己也說了,倘若你的股份還在,那麼,要接受也是很容易的吧” 金容仙喃了一句,又笑道:“對於我們來說,雪中送炭永遠不及錦上添花來得舒服”
  “是啊,所以我該怎麼辦…”文星伊聲音越加低沉
  金容仙站立在他對面久久不能言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金容仙終於開口了:“站在我的立場上,我是希望你接受的,一來,爺爺是家人,並不是外人,二來,我不喜歡看見你待在家的樣子,你有沒有發現,你越來越變得沉默了?特別是面對工作的時候,遠遠沒有當初的灑脫自然”
  文星伊抬頭,已經是紅了眼
  金容仙歎息一聲,走過去抱著她的頭,親吻了一下她的眼:“你只是不肯說出來你在乎而已,現在的你是無法接受,可是,星伊,我想問,這個公司裏面,誰人能比你更有能力,誰人比你擁有權利更來得適合?”
  “我愛的你,是女王,是驕傲的,但是並不是鑽牛角尖的,如果你一直都不在公司,那你怎麼和張震鬥?現在你擁有了權利,那為什麼不利用這一份權利,走上更高的地位呢?你該看重的,難道不是千揚以後的發展嗎?那又何必苦苦糾纏著這些股份呢?況且,爺爺何苦不是想要看著你更加的成功呢?這樣的你,不過是令人失望的罷,如果你覺得你拿著這些股份不應該,那就用實力證明你可以的啊”
  文星伊聽著金容仙的話,低頭不語,金容仙也不急,就這樣等著
  不得不說,金容仙這番話很有道理,難得的一向不會安慰人的金容仙竟然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文星伊沉默了很久,終是輕輕的笑了:“或許我是該把目光放得更長遠些了…”
  “千揚的未來,讓我來吧,我知道我可以的,所有期待著我的人,我都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立誓的聲音,在她的心裏,久久回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她攜著那麼多人的期望,帶著愛人,決不會放棄,也不會失敗


 


───


完結撒花🌹🌹,在機場改完,去上機啦我bye bye


 


 

「改文」女神就是拿来宠的 p1

吴名:

第1章序章


“星伊,又去跟行程了?”


“嗯。”


文星伊简单地应答了一声,就拿上设备,走出家门。


文星伊,b市高校毕业,26岁,自己经营了一家餐厅,副业是——金容仙粉丝站“byul”的站长。撇开她的正业不说,文星伊这家粉丝站子不仅仅是在金容仙的饭圈,甚至在整个饭圈中都可以说是神一般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这家站子的主拍是谁,站长又是谁,甚至连人数都摸不清,从金容仙一出道就建立的粉丝站,行程跟的紧不说,每次出的图简直是业界良心。即便有应援,也很少筹资,往往靠站子自己就完成了。


至于金容仙是谁,27岁的新晋女神,出道六年,已经是一线歌手,大大小小的奖拿的不少,去年转型当演员,更凭借强大的粉丝基础,获得了最佳女新人奖,是演艺界炙手可热的明星。她的美自然不需要多说,自出道以来就被封为娱乐圈的颜霸,素颜更是惊人。


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高冷,不玩微博,甚少出席综艺节目,话题性多却没有绯闻,连背景都蒙上了面纱。


文星伊走下车,来到某商业广场,今天是金容仙出道六周年广告商特意为她举办的粉丝签售会,离开场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广场上就已经有了不少的人。


文星伊选了个隐蔽又有较好视线的位置,摆好设备,看看周围,嗯,果然,很多站子都出动了呢,这么多年来,金容仙的站子来来去去,坚持下来的只有最初的站子,除去文星伊自己一个人打理的byul,还有比较著名的两三家,比起byul的高冷,其他几家相对来说比较亲民。


文星伊不曾参加过粉丝聚会,出来跟行程也往往是全副装备,不是她太高冷,只是饭圈太深,安安心心的做好自己的站子才是最重要的,文星伊一直这么认为。


文星伊并不是一个闲人,事实上近年来她变得越来越忙,什么事情都是需要自己打理,更何况文星伊本质上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六年前的她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会变成追星的全能型人才,只不过为了她,什么都是值得的。时间还早,文星伊拿出手机,刷了刷自己的站子,果然已经有孩子在底下留帖等今天的预览了,关注byul的粉丝大都是最初期的死忠,他们同文星伊一样都是真正为金容仙着想的孩子。


尽管文星伊从未回应过任何一个粉丝的,可是每一个粉丝的留言她都看了,偶尔疲倦的时候,可以说是他们的插科打诨让她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刚开始跟行程是为了能在女神面前混个脸熟,后来建了这个粉丝站,又是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去安利金容仙,而六年后的今天,这个站子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再是那么简单的了。


人群开始有些躁动,声音逐渐变大,文星伊知道,金容仙就要来了。

1.2.3.4~

Arsene007:

破1234粉了,但本人的坑太多,所以这次无法开放点文~




以下推荐令人尊敬的写手,並约略列出他们的大作。


(这篇是我个人用来记录的文,没胆@大大们,想看文的请自行搜寻。)




加粗代表短篇,底线代表完结。






首先日月映画社的大大們:


Monstre.(沉灰)


Stone(無聲仿有聲)


一只灯泡(走向你)


七安(初雪)


冬天爱xg[前期有寫肖根文的大大]


寿喜(一步之遥)


宛仔[曾說過夏天寫不出東西的大大,入秋了何時更文?(乖巧等待)]


健达(同居警察、每月一車)


歇息;AL(Drunk and Dangerous)


萧椹。(想要触碰)


 


1222是妳的日子(貓與催眠)


Ask(神作:人非草木)


Gute Nacht(WunderBar)


hear(云烟成雨)


Irene(回見)


Jade(演員)


jaynuf(Nous sommes)


JESSICIementine(角色)


Jing_黑(Radio系列)


JLin(我們沒錯)


Jo、Rou_(文星伊的油膩日常)


Liang(卑微)


M(放弃我,抓紧我)


MMM。(婚后日常生活)


Mr.SB(完美的妳)


SY(「老婆」)


SYX.(默默的,心動)


Wings()


yan(close to me)


Y.U(多喝热水)


卜YOGURT(爱情骗子李宣美)


丑角(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月亮大人(Fall in love)


半左撇女孩(年少少年)


四十八(夏日曲)


材数(妈妈木日常脑洞)


没名(改文:爱殇)


狗子睡醒不上班(Back to you)


阿句句(危險關係) 


雨文(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南城(深海)


拾壹(貪歡Fifty Shades of...)


洲際221_(流連)


蛋一隻。


笑摸尔等狗头(容德哥尔摩综合症)


喵(竖瞳)


森雨(關於突襲探班)


无非(新鲜)


跌坑望星(所謂愛情)


歇雲_xy(晴時多雲偶陣雨)


矮逗(偏头痛)


暴雨(灵犀)


貓木(在妳之下)


藍韌(SLINGSHOT)


层层蹭蹭层层蹭(我的粉丝不可以这么佛)


绥白(登堂入室、致橡树)


韩九言(无境之境)


세희(举铁金总和弱弱文设计)






lofter上的大佬极多,如有遗漏敬请见谅。


(持续增补中,欢迎留言建议添加。)




感謝初_相識,推薦拾壹、蛋一隻。